真人现金网:记叙文阅读指导

听姥爷讲逃日军侵略的往事


冰冰秀

  无论日本右翼势力如何进行丑恶的、可耻的否认,如何为历史翻案,都无法改变血泪浸染的历史事实。
  中秋佳节,正是团圆之时。2015年的中秋节,我的姥爷来我家看望我们。在他来的前一天,我听到他要来的消息时,心里就开始有点紧张了。我为什么会对自己姥爷的到来而感到紧张呢?

  这是因为,我为了向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献上一点自己的心意,创作了抗日儿童小说《和平芃心》。姥爷是经历过抗战时期的人,而我不是,他都没有写抗日小说,我却写了,我不知道他会如何看待我的作品,会觉得我胡搞吗?不过我也有点侥幸心理,觉得他不会直接批评我,而是鼓励我。

  他来我家、见到我之后,我首先说“姥爷好。祝姥爷中秋节快乐,身体健康,平安幸福。”然后就告诉他我写抗日儿童小说的事。他真的没有批评我,还说我用童话的形式很好。我问:“可不可以给我讲抗战时期的事?”他说:“那时候我还不懂事呢。我是九一八那年出生的。”我插话道:“那就是1931年。”“我们桂林那里是1944年11月沦陷的,第二年即1945年8月日本就投降了,赶上了(抗战的)一点尾巴。”

  我姥爷是广西桂林人,原来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,其中一个妹妹在抗战时期夭折了。下面的故事和对话,我并不是按他和我交流的顺序写的,因为我感觉他也并不是按事情发生的先后讲给我的。关于此文真实性,我可以保证写出来的都是我确实听到的内容,而且我相信我姥爷是不会骗我的,但可能有的地方我听得不是很清楚。由于他是断断续续讲给我的,所以此文看起来或许有点乱。

  根据姥爷讲的内容,我写出了《听姥爷讲那过去的事情》一文,并在网上发表,得到读者的好评。姥爷看过那篇文章后,认为我写得很有创意,句子语气流畅自然,善于做出各种相关联系,并能提出自己的积极看法。但姥爷觉得他当时在我家所讲的东西,太简单了,而我似乎又很关注那段充满炮火硝烟的往事,所以他根据我的文章,写了一些补充,以便我可以更多更详地了解姥爷一家那段逃难的真实情况。我看了他写的补充后,修改了一些句子,并写上我自己对补充内容的感慨,又加入了之后再见到姥爷时进行的对话,而成本文。

  在与姥爷的交流中,我发现一个不小的细节:我们说起“日本鬼子”一词,往往带有蔑视、好玩的感觉,但姥爷用的是“日本鬼”,语气中带有一股狠劲,与我们这些没经历过抗战的人有明显的不一样。

一、度日如年

  姥爷说,在日军刚来的时候,老百姓就盼着天黑,因为天亮了日本鬼就开始来抢东西、抓壮丁等,作恶多端。晚上日本人驻扎在一个地方,就不出来了。老百姓天天恐慌,度日如年。“日子很难过,哪怕挨饿都行。

  原来姥爷一家住在桂林城内,日军逼近时,1944年中秋节左右,一家人就疏散到他祖辈同族的村庄龙潭村。龙潭村在桂林北偏西方向,相距约30华里。1944年10月底,日军攻打桂林,先占领了一些村子,那些村子离龙潭村不远。

  最初,一天早上,一队鬼子兵来到姥爷所在的龙潭村。因为村民此前听传说鬼子抓壮丁、强奸年青妇女,很凶恶,所以成年男人和年青女子,都到村后山上躲避,家里只剩下老人、小孩和脸上涂了黑灰的年长女人。鬼子进村后,就分散到各家各户,搜查、抢劫、抓人,并到村后山上去抓人。鬼子越来越厉害,村民们躲在村后山上也不安全。几天后,每个凌晨,村里须逃避的人,都到较远的偏僻山林中躲藏。谁知鬼子也跟随着来到那里搜山。鬼子搜山抓获的人,或予以杀害,或予以凌辱,或带去作劳工服苦役。深藏在山中的茂林草丛中的人,听着周围鬼子搜查吆喝的声音,十分害怕被发现,胆战心惊,瑟缩不敢动弹,好不容易熬过这漫长恐怖的白天,熬到夕阳西下,熬到鬼子终于下山了、终于走了——只有安全留下来的人,才能庆幸自己又活过了一天!

  当我回忆起姥爷讲的这段内容时,我问过姥爷:“日本兵为什么到晚上就不来抓壮丁了呢?”姥爷说:“他也怕天太黑,被人打死。”

  一次,姥爷由他父亲带着,到村后山上躲避。鬼子来搜山时,姥爷和他父亲,藏在有一人多高的一个大草丛中,听到四面呼叫抓人的声音此起彼伏,两人不敢出声,手脚也不敢有较大动作,以免引起身边草叶晃动,而被鬼子发觉。一段时间后,山上的喊叫声、脚步声,渐渐地停止了,又过了较长时间,仍未听到附近有鬼子搜山声。两人已潛伏、紧张多时,很难受,认为鬼子已走,便想从藏处出来看看。不料,两人刚起身向外走了两步,还未走出藏身的草丛,忽见眼前只2米处,就在草丛边,站着一个鬼子,幸而他背向两人,未被他看见,两人大吃一惊,立刻缩回躲藏,直到天黑才出来回家。原来当时鬼子还在设哨监视,未走。这是一次得以侥幸逃过的危险,但后来姥爷的父亲就没有这样幸运,终是不幸地被抓走了。

  姥爷的父亲被抓走后,姥爷只得跟随村里的亲戚,到离村较远的山中躲藏。有一次姥爷独自躲在山上一个草坑里,遇到由日本兵和汉奸组成的搜山队来搜山,他们一边行进一边用枪上的刺刀拨开前方的草莽,搜寻藏在草莽里面的人。突然,姥爷透过草间缝隙,看到一把刺刀,左右摆动着,向他躲藏、潜伏处而来,搜山队很快就会发现他了,他立即紧张起来。就在这危机的时刻,搜山队看到有猪,就呼叫着要共同去抓猪,而停止了向前搜索,终于没看到我的姥爷,他这才躲过了一劫。姥爷说那一次真的很悬。这些我听起来就像编出的故事一样刺激且充满悬念,没想到是真实发生的事,看来艺术真的来源于生活啊。因为我喜欢小动物,我在《和平芃心》里写过动物帮助主人公的情节,看来我写对了,抗日的时候真有动物相助。

二、强盗入室

  鬼子第一天进村,有个鬼子来到姥爷他家,看上了一袋米。那鬼子见家中都是小孩老人,小孩中只有我姥爷比较大(也不到13岁),就对我姥爷示意说:“你在这等我,跟我一起把米抬走。”说完就去别的屋搜东西了。回忆起这段,我姥爷对我说:“那时候我也傻,人家让等着我就站在那儿。幸亏我妈拉一拉我的衣服轻声对我说‘还不快走’,我才赶紧跑了,要是去了日本人那里还不知道怎么样。”那天后得知,村里成年男人都外逃躲避,鬼子抓不到劳力,因此年纪较大的男孩,也有被抓的危险,所以姥爷的母亲让姥爷以后跟随自己的父亲外出躲避。

  另一件事与此类似:我姥爷的外公(也就是他姥爷)养了一只大公鸡,用这大公鸡做了一锅肉。有个日本人来家里搜东西,要把这锅肉端走,并且要姥爷的外公端着肉跟他走。当一起走到门外时,那日本人又回头进门,好像还要搜别的东西,姥爷的外公就趁日本人进门——这瞬间未被监视的机会,端着肉就往近旁一荒屋基地飞奔逃跑了。待到傍晚,日本兵离籿后,姥爷的外公就端着那锅肉回家来了。

  然而现在看来,上述两事的逃脱是有些冒险的,因为这日本兵带有长枪,如果不幸被他及时发觉,那结果就很难说了。

三、劳工之苦

  在日军进攻桂林时,每天都来龙潭村抓劳工。为了免于被抓,我姥爷的父亲和外公白天都去村后山里躲着,晚上才能回家。一次傍晚,天快黑了,大家以为鬼子已走,姥爷的父亲就回家了,但等了许久,还不见姥爷的外公回来,我姥爷的父亲就去山里找外公。其实,鬼子还在山上,结果姥爷的父亲被鬼子抓了,充了壮丁,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。后来,听到村里人来告知:鬼子在某处田里杀了一些人(劳工),尸体还在。我姥爷的母亲,恐怕自己的丈夫也在被杀害者之中,就在背上背着我姥爷的两岁弟弟去认找。她回来说,被杀害的百姓或劳工,被用绳子一串一串地绑着,一堆一堆地倒在地上,惨不忍睹,但未见有姥爷的父亲。

  一开始,我姥爷跟我说,他父亲死了。我说怎么能确定是死了呢。他说他父亲很可能是偷跑回家被打死了,因为很多劳工是这样。如此说来,他父亲就是生死未卜,再也找不到了。

  我姥爷说,如果日军抓到中国军人,会比对待老百姓更狠。日本人把用过了的壮丁都给杀了,很少有让他们回来的。我问:“为什么不用了的人还不放回来?”我姥爷说:“是啊,不用了就该放回来呗。(事实)用过后都被杀了。”

  当桂林已沦陷,附近战事稍平息时,1945年春夏之交,姥爷一家人又从龙潭村搬到离城较近的下梁江村(在漓江河畔),暂住在一个关系甚远的亲戚家里。日本驻军有一个强制派劳工的要求,一次派到那亲戚时,他不想让自己儿子(18岁,刚结婚)去,就要我姥爷去。按我姥爷的话说,“这是寄人篱下没办法,但也合乎人情往来,因他家给我们暂居处,我们十分感激,这就算一个回报吧。”于是,我姥爷就去扛了一天的米,米袋很重,压在肩上几乎直不起腰,此前他从未扛过这样重的东西,感到非常累。他说他算出力轻的,因他只是一个13岁的孩子,年纪最小,而其他出工的都是大人,扛的更重。“就一天吗?”我问。“就一天。要是天天去,就累坏了。”他说。

四、昔日苦难

  为安慰经历了战乱的我的姥爷,我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很有担当,中国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了。”我姥爷说:“现在肯定不会了。那时候中国太弱。”我爸爸插话道:“那时候中国不统一,军阀一被打就跑了。”“跑了就老百姓遭殃。”我姥爷说,“现在要是中日打起来,就有意思了。”我理解他说的“有意思”,就是指还不知道怎么样呢。

  当日军向桂林侵略时,全城百姓都疏散外逃,扶老携幼,路途艰难,或遭日军追杀;或遇土匪抢劫;而流落异地它乡,有的食住无着,生活十分困难。

  在日军快攻城时,中国守军用两昼夜的时间,将城内房屋焚烧殆尽,当时在离城二三十里的龙潭村,晚上都能看到城市方向的上空一片红色火光。战后,进城只见断墙瓦砾,一片废墟。姥爷家的二进二层木瓦房,也被付之一炬,夷为平地。当地居民饱受家破人亡之苦。

  姥爷一家逃难寄居下梁江村时,一天,在离该村约5里的一座村庄附近的田间,一小股鬼子约十人,遭到地方几个游击队员伏击,其中一个鬼子被打死。鬼子们把那个鬼子的尸体抬回去后,就派来了一队约二三十个鬼子,这时游击队早已撤退到大山后边,鬼子们找不见游击队,便放火焚烧附近这座村庄作为报复。当时但见整个村庄浓烟滚滚、火光冲天,村庄居民除房屋、财产受到洗劫一空的损失外,还不知身心受到何等伤害。这前后过程是姥爷躲在附近一个山上看到的。其实,游击队并不来自该村庄。鬼子的残酷报复,是其又一次罪行。

  我姥爷还说,他的大妹妹(小名叫妹仔,时年10岁)腰部长了一个疮,兵荒马乱的没有给治,后来她就死了。我姥爷说他挺自责,“怎么就没给她治一下呢。”原来,在龙潭村时,姥爷的父亲已被鬼子抓走,家里带出来的主要财物约5市两多的黄金首饰,又全被暂住处的房主盗窃,姥爷的母亲悲恸、焦虑万分,欲哭无泪,一家处在十分困难的境况下。从龙潭村搬到下梁江村后,一家七口(包括姥爷的外公外婆)的生活,全由姥爷的母亲一人负担,而她刚遭受痛失人财的沉重打击,面对目前的艰难,也只得强打起精神。为了维持生活,姥爷的母亲到附近墟场卖掉暂时用不上的衣物,又设法去做些小买卖。这时,姥爷的大妹疮病加重。当时还处在战乱情况,百姓生活朝不保夕,更何谈医疗,而母亲又负担太重,心力交瘁,已无法救治她的病了。在下梁江村,姥爷一家人和其他同是从城里逃出的亲戚共20多人,挤居在一个大房间里,食住在一起。姥爷的大妹,因其病状,受到同居的一些人的不满,一些人要求把她搬出去,于是她就搬到门外近旁,躺在地上一张草蓆上,但还不行,她又被抬到远处田边一间空屋(村祠堂)里,孤零零地睡在地上。每天姥爷的母亲给她送饭。一次母亲送饭回来说,因为那间屋的大门没有关好,晚上有野狗进屋在她身边活动,她很害怕。后来母亲每次送饭离开时,就注意在门外把门拉严。姥爷也曾带着他的小妹小弟去看她,见她凄惨无助地躺在那儿,心中十分难过,又无计可施。没过多天,母亲送饭回来说,妹仔全身出汗,头发根都湿透了,还说想吃粽子。母亲就买了给她吃。第二天,母亲去送饭时,就见她已经断气了。于是,母亲雇人将她埋葬。被雇的人却将她草草埋在附近漓江边的荒地下。

  原来,我还有个这样的姑姥姥啊!我因为肌肉萎缩、脊椎变形,只能每天躺在同一张床上,有时想翻身了,却因为各种原因叫不来人,自己又没有力气翻身,便感到极其难受、害怕和绝望,痛苦得无法形容。但我毕竟生在和平年代,活在便捷的现代社会,可以受到父母的照顾,感受到家庭和祖国的温暖,享受各种美食和文化产品,我创作的文学经常受到读者的赞美,令我非常开心幸福。我一年年地长大,我要让自己渐渐地成为一个思想丰富的哲学家、胸怀天下的政治家、谈古论今的历史学家、文笔优美的文学家,以后还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网络主播,一个懂编程的程序员。而我的那个姑姥姥呢?她永远是十岁了!我的眼睛仿佛穿越了时空的重重阻隔,凝视着那间村祠堂,凝视着躺在村祠堂里的十岁的姑姥姥。如果她察觉到我的凝视,她会把我当成一个姐姐吗?对于十岁的她而言,我比她大,又懂得那么多东西,我多像一个姐姐啊。我陪伴着这位小妹妹,真想说一句:“小妹妹,我来看你了。知道我是谁吗?我,就是你的侄外孙女。”

  至于姥爷的父亲,自从被鬼子抓走后,杳无音信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只在自家亲人的心上,留下久长的哀思和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。这是后话。

  日军攻占桂林时,杀人放火,无恶不作,给当地百姓家庭,造成各种苦难灾害,也种下了深仇大恨。姥爷说,日本刚投降后,桂林附近少数离散的日本兵,被老百姓抓住就打死。我根据自己看过的资料,说:“有的战犯被放回去了。”姥爷说:“如果是老百姓抓住就会打死,太仇恨了。(因为当初)日本鬼对中国人太残忍了。南京大屠杀就更惨了。(中国人)哪有现在这么幸福。”

五、面向未来

  姥爷表示自己仇恨日本鬼。如果是一个年轻人这么说,我会马上告诉他,仇恨是没有用的。可,这是在抗战时期失去父亲和一个妹妹的我的姥爷,是一位老人,我怎么好直接不认同他呢?我选择尊重他的情感,什么话也没讲。过了一会儿,我借着介绍自己的作品,说:“我的小说里有一个日本小姑娘,比女主角还小一岁。她是殖民来到中国的,后来她父母都死了。”我爸爸说:“后来她就呼唤和平了?”我说:“对。”姥爷没说什么。

  我向姥爷阐述了自己的很多观点:“我是坚持中美合作的,也是反对他们(指美国人)干涉他国内政的。我觉得应该尽量与日本人友好,中国在古代很深地影响着日本,中国和日本有很多文化上、宗教上的交流,还有茶道。”我姥爷说:“你的观点跟现在领导人一样。要是你当了领导人,(中国的政策)也会像现在这样。”他还说我看问题全面,辩证法运用得很好。

  其实,我知道,姥爷是有大局观念的。漫长的岁月应该足以让姥爷明白很多道理。所以,姥爷虽然仇恨日本,但他还是说“也不能认为一个民族都是坏的”、“日本的那些侵略中国的人,很多都老了、死了。日本年轻的人都不知道上一辈做过的事了”。只不过,是苦难岁月的巨大伤害,让那份仇恨难以完全抹去。那伤害,该是怎样痛苦的记忆,又该是怎样恐怖的感受呢?

  抗战对于中国人而言,是个太沉重的集体记忆。正因为这个记忆是集体的,所以我这样一个没经历过抗战的九零后,都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关于抗战的记忆。日本侵华,造成大量的、惨重的伤亡,带来无尽的、巨大的痛苦,如今的日本右翼势力,怎能否认日本侵略的历史?无论日本右翼势力如何进行丑恶的、可耻的否认,如何为历史翻案,都无法改变血泪浸染的历史事实。

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姥爷曾去日本出差。当我知道了此事以后,我问过姥爷:“您去日本出差是什么感觉?”姥爷说:“对日本还是仇恨的。”我又问:“您去出差时,日本人对中国人好吗?”姥爷说,接待他们的日本人,对中国人很好。

  最后,我建议姥爷把他的经历写下来。“有什么可写的呢,就我父亲的事可以讲讲。”姥爷说。我说:“如果要告他们(指日本侵略者),老百姓提供的证据细节很重要。”我想,不管姥爷写不写,我先把听到的记下来,让过去的事情没有白发生。姥爷讲的事,我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我经常听抗日的故事,但这一次,毕竟是自己亲人讲的,使我原来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加深,也使我对那段往事感受得更加真切。

  晚上,我吃着大闸蟹、饺子,还有香甜的月饼,看着电视上的中秋晚会,感觉自己太幸福了。我的生活十分安逸,像在岁月深处静静流淌的河。那些食品和文艺作品,给我带来缤纷的、各种独特的享受。我的心情总是非常愉快,也总是非常欢畅。我这种幸福、平静的生活,恐怕是苦难时期的中国人无法想象的。既然中华民族受欺凌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那么就应当珍惜现在,开创更美好的未来。
 
 
位置:精品区 年级:大学1 关键字:
作文id:862310 来源:原创 字数:6451 投稿日期:2017-7-5 17:39:34 点击:
  ROOT 点评
推荐3星:[似我]2017-7-5 21:01:00---- ROOT 2017-7-7 15:49:57

 网友打分:(综合分:)
 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(不能更改,入门级不能打分,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)。
+2收藏 精品
+1还行 发表
-1真糟 退稿
   发表评论 
搜索更多作文:“听姥爷讲逃日军侵略的往事”
合作: 澳门真人平台 申博体育 真人现金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