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现金网:记叙文阅读指导

流离
——纯白的琴键


天会晴,雨会停 冰沫沫

  友情篇。半虚构作文。很久没发表作文了,快被小荷淡忘了吧。欢迎看文。字数可能有点多,看文且评论者一律5分!
  檀是我从小的朋友,听妈妈说,我和檀2岁的时候就是邻居,一天总有那么几个小时的时间,我们是呆在一起的。
  我记得4岁,我和檀一起上幼儿园,她比我乖,她嘴很甜,我什么都不如她,但我们之间没有一点隔阂,我们是上学放学的同伴,我们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
  很清晰地记得,6岁那年的夏天,我们手牵着手在离我们家最近的公园里玩耍。横冲直撞一通,不知道怎么就闯进了公园对面的一间小琴行。我们那时都还小,根本对音乐不感兴趣,于是红着脸走出去。也许是缘分,一次玩耍着,我们又冲进了那家琴行。那时有一个大姐姐在弹钢琴,一个大哥哥在和着她用小提琴演奏着,就是这一刻,那家琴行就像磁铁把年幼的我们吸得紧紧的,也就是这一刻,我们就注定与音乐同行。
  我们的父母对我们的行为特别支持,于是决定让我和檀一起去学琴。
  
  从那时开始,我和檀简直形影不离。一起上学,一起放学,然后一起去练琴。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,很累,不过很开心。我们彻底爱上了音乐。
  7岁,我们一起学习练习曲。
  8岁,我们一起学习进行曲。
  9岁,我们一起学习乐曲。
  10岁,我们一起考级。
  11岁,我们分居两地。
  
  11岁,还是夏天,你要随着你父母去湖南生活。我们拉了勾,承诺一定会在12岁的夏天见面。我们都笑了,很开心的笑,含泪的笑,因为那时我们都还是小孩子。
  
  承诺,毕竟是承诺,毕竟是两个小女孩的承诺。
  
  12岁,她没有回来,我更没有机会去湖南。由于我们从小就形影不离,根本用不着电话,所以我们都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。
  
  13岁,我上了重点初中,开始了我的初中生涯,所以没时间去管别的什么事,但偶尔想起来那年夏天的承诺,还是会笑笑,同样的,含泪的笑,牵强的笑。笑我们的天真,心痛我们的分离。
  
  13岁的冬天,我认识了一个朋友,她和我同班,叫淋。淋很像小时候的檀,语言行为思想甚至外貌,都像,而且她也是在6岁学钢琴的。我便一直以为她是上天派来帮檀实现承诺的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希望上天,也派一个跟我很像的女孩陪在檀身边。
  
  14岁夏天的一天,也就是今年的夏天,淋在我家和我一起研究数学题。突然一阵忽轻忽重的敲门声响起,淋跟着我一起去开门。
  我轻轻地开门,目光转向门外。是一个女孩,和我差不多高,身材很好,发型服饰等都很非主流。
  “难道你看到我不激动吗。”那个女孩用的不是反问的语气,而是淡淡的陈述,毫无感情,这完全透露了她的冷漠。淋感到奇怪,站在我旁边,和门外的那个女孩成一条直线,我被夹在中间,但没有挡住她们平行的目光。
  我奇怪极了,在学校没见过这个女孩,在家附近也没有啊!
  那女孩,跨步要进来,被我挡在门外,淋站在那没有动。
  “我是檀!”女孩的这句话,很高的音调,掺着点恼羞成怒。仅仅这三个字,就吓得我眼前发黑,我心理素质一向不错,可是却被这三个字吓到,特别是最后一个字。
  淋似乎看出了我的憔悴,连忙扶着我,虽然她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还是知道我随时可能晕倒在地。她跟檀一样聪明,一样懂我,但是,那只是小时候的檀。
  我反应过来,朝左看一眼,是淋,很天真可爱的摸样,很像小时候的檀;朝右看一眼,是檀,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檀,是不是从前的檀。
  我立刻明白,所谓的最大的差距,不是数学题里的0和某个不小于或等于0的未知数,而是眼前的两个人,或许我该说是一个人。一个是小时候的檀,一个是现在的檀。
  时间仿佛被定格住了,我的呼吸从没这么沉重过。
  “喂,你不记得我啦?!”无法形容她的语气。我屏住呼吸看着檀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也许是因为我不想承认眼前的这个“坏女孩”是檀。
  檀很愤怒也很失望地转身就走,消失在楼道的尽头。
  
  “她就是檀?你说跟我很像的那个女孩?”淋把我扶到床上坐着,轻轻地问我。
  “不!她不是!”我还是哭出来了,丢掉一切的淑女形象倒在淋的怀里。
  淋很耐心地安慰我,就像小时候我被老师批评或不小心摔倒时檀安慰我。这些美好的情景,一个个浮现在我脑海,折磨着我,让我哭得更难过,豆大的眼泪,从我的眼眸流到了脑子里,如利刀,一个个击破那些小时候美好的回忆。
  
  淋安慰了我好几天,顺便帮我把这几天没心听的课全部补上。于是,我鼓起勇气,带着淋,去檀小时候住的家,找檀。
  
  檀开门了,看到我,表情很不耐烦。她还是穿着很非主流的衣服。
  “我们可以聊聊吗?”我屏住呼吸,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。
  “随便。”冷漠的语气,不屑的表情全都印在檀的身上。
  我们进来了檀的家里,坐在茶几旁的椅子上,和檀面对面坐着。
  “檀,这几年发生什么事了?”一阵沉默后,我鼓起勇气发话。
  “没事啊,我很好,你也很好。”她顿了顿,不屑地说。
  “没错。你……还在练琴吗?”我忙转移话题。
  檀没有回答,我也尴尬地不敢说话。
  “你就是檀吗?你好啊!我叫淋。交个朋友吧!茉经常向我提起你呢!”淋就是那么聪明,在最正确的时刻帮我打圆场。
  “恩,你……跟我小时候真像。”檀终于正视我们说了一句话。我非常高兴,因为她觉得淋跟她小时候很像!
  “一样的幼稚!”檀断了很久,接上上一句话。也把我从美好的幻想中拉回了恐怖的现实,我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啊!
  淋很尴尬,我也按耐不住了。
  “檀你怎么变成这样?!”我无法冷静下去,不顾扯着我衣袖怕我随时冲站起来的淋,怒吼了一句。
  “我怎么样?!”檀的声响明显把我的要大得多。
  我无法忍受,又觉得老朋友重逢不能激动,于是,忍气吞声,拉起淋离开了她家。
  
  我拉着淋回到家,冲进房间。淋以为我会哭,于是去厅里拿来了纸巾,可是没想到,我在房间里,轻轻打开了钢琴的琴盖。淋醒目地放下纸巾,坐在我旁边。
  我们很有默契地弹奏了一首四手联弹,而且弹的曲子没有先前商量,而且在背不熟谱并没有看谱的情况下弹完,很有默契,非常有默契,就像小时候的我和小时候的檀。只是一场梦
  曲毕,淋笑了,我也勉强把嘴角弯到了微笑的弧度。
  又一首四手联弹,刚弹完前奏,淋纤细的手按住了我的左手,我停下来了。淋把食指放在嘟起来的嘴的中间,示意我安静。我安静下来。便清晰地听到不远的地方一样扬起了琴声,细细一听,就是我们刚刚弹的曲子,只是远处的琴声不像是四手联弹,仅仅是一个人在演奏。
  淋笑了,很天真的笑,却没让我想去小时候的檀。我顿时反应过来:我亲爱的淋知道刚刚弹的曲目,就是我和檀9岁时学会的第一首乐曲,听我经常弹奏,便跟我一起四手联弹,她想代替檀陪我弹琴,至于远处的琴声,我肯定是檀弹奏的,因为我还清晰得记得,她的颤音一般节奏跟不上,正应了去找她时问她有没有在练琴时她的沉默。
  我也笑了,很幸福的笑,不牵强。因为她还记得小时候的琴,和小时候纯白的琴键。就算她怎么变,她都还记得那首乐曲,那首我们曾经引以为傲的乐曲,尽管她的颤音的节奏还是跟不上,尽管她早已把音乐或者是生活染成了黑色,但琴键永远是纯白的。
  
  听着远处的琴声,我望着面前的钢琴。突然笑出声来。我们的成长史不就像是琴键吗?有纯纯的白色,同样也有乌黑的黑色,有纯洁的白云,也有大片的乌云。但是,白键不还是比黑键多吗?
  或许檀正慢慢地把白键染黑,或许她会在“坏女孩”的路上一直走下去,或许有一天她的琴键会全部变黑。我的琴键,我一生的琴键,会为她一直白下去,属于她的那个琴键,或许无法为她把她走上不轨路的琴键重新变成白色,但它会为她演奏出完美的乐曲,为那段友谊,那段美好,留下永恒的乐音。
  
  此后就再也没见过檀,也再也没听过远处那熟悉的钢琴乐曲。
  我很淋过的很好,尽管有时我会一不小心把淋喊成檀,她也不会生气,而是开玩笑地应了一声。
  
  流离的友谊,流离的时光,流离的琴键,流离的纯白。淋补全了友谊,挽回了时光,修复了琴键,奏出了纯白。同样代替了檀。
  
  檀,记得,琴键是纯白的,永远是纯白的。
 
 
位置:发表区 年级:初中2 关键字:
作文id:708960 来源:原创 字数:3033 投稿日期:2012-12-31 12:48:00 点击:
  梦之韵HK 点评

推荐3星:[梦之韵HK]2012-12-31 13:06:28
 网友打分:(综合分:)
 欢迎你投下宝贵一票(不能更改,入门级不能打分,选择收藏将进入我的珍藏)。
+2收藏 精品
+1还行 发表
-1真糟 退稿
   发表评论 
 同题作文:  搜索更多:“流离”
  • 颠沛流离的校园腐女,-第十六章( 1261字一 空城不覆)
  • <流离笙默夏残灼>( 665字小一 顾烬城)
  • _____晨夏逆光,悲歌流离°( 3826字小六 顾笙眠)
  • [烟花杳流离]( 1250字小五 丸子酱。)
  • 流离( 4995字一 盈梦)
  • 合作: 名仕棋牌 bbin娱乐 真人现金网